2016·回家:不敢飞回家过年 “恐机症”该咋治?

  马上就要过年了,对于那些身处异乡的人们来说,回家的心情也愈发迫切起来。可是,在我们身边有一个特殊的群体,坐飞机就如同遭遇“酷刑”,连回家过年都成了难题。

  昨日,在上海工作的张先生在沈阳晚报新闻热线上留言:“父母、妻女都在沈阳,我在上海工作,两个月前因坐飞机遭遇强气流产生巨大恐惧,从此患上了飞机恐惧症,不敢坐飞机了。可从上海坐火车回沈阳,一是火车票难求,二是路途遥远,要坐十多个小时,到沈阳已是大年初一了。”

  张先生向沈阳晚报、沈阳网记者求助,希望有心理专家为他支招应对“飞机恐惧症”。

  张先生是上海一家高科技公司的高层主管,负责业务洽谈,事业一直一帆风顺。但两个月前乘坐飞机时遭遇了强气流后,张先生患上了“飞机恐惧症”。

  张先生说:“当天由于飞机遭遇了两次强气流,我突然感到胸很闷,喘气困难,不敢看窗外。上海飞沈阳只有两个小时,我仿佛经历了十个小时,直到飞机平稳落地,我吓得浑身都湿透了。”

  “马上就要过春节了,我要等到阴历二十九才放假,只能通过坐飞机的方式才能赶上团圆饭。如果坐火车,需要等到初一或初二才能到家。”张先生说。

  张先生想了很多应对飞机恐惧症的方法:在上飞机之前吃下安眠药;找催眠师在飞机起飞前做催眠;半夜坐飞机,利用天黑减低恐惧程度;上飞机前多喝酒,把自己灌醉……

  我国著名心理专家赵小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张先生的问题是飞机恐惧症,它可以是单独的一种病症,也可以与其他飞行相关的恐惧症共病,如恐高、幽闭恐惧症等。约34%—50%的人在一生中曾有过一次担心飞行的经历。飞机恐惧症会阻碍人们的职业发展,甚至一些人辞职的理由便是出差需要坐飞机,另一些人则令家人跟着受罪。一些海外移民由于怕坐飞机,很多年都不能回故乡看看。

  赵小明说,飞机恐惧症是高层商务主管最容易出现的一种职业病。高层商务主管是个高压力群体,这个群体由于长期处在高压力状态,已经对身体和情绪缺少觉察,甚至感受不到压力的存在。恐高从心理象征意义来说,与高压力有关。张先生尝试着寻找一些方法去应对这个问题,这是值得肯定的。

  赵小明说,从广义上来说,引发恐惧症的病因有多种,其中恐高群体在基因层面可能是更擅于保护自己,但如何保护分为两种,一种是用安全控制方式解决问题,一种是被动躲避。比如张先生选择在黑夜坐飞机,这就是一种安全控制方式,在这种方式下,自己有掌控感。飞机恐惧症一般由以下几个原因导致:长期的压力造成身心疲惫;年龄的增长导致对生活失去掌控感;情绪转移现象,有其他无法面对的恐惧事件转移到恐惧飞机上来;过去创伤事件的影响等。(沈阳晚报、沈阳网主任记者 吴强)

  1.学会解读自己的恐惧反应。快节奏的生活及高强度的工作,使精神处于压力与紧绷状态,但如果将生理的正常变化解读为现实确实会发生的危险,或过分地关注这些生理变化,就会加重精神上的紧张害怕。

  2.设立“恐惧阶梯”,逐级面对恐惧。首先,列出自己恐惧场景的清单,如预订机票、收拾行李、去机场、在自己位置上坐好、听安全提示广播等等。然后,列出自己的“恐惧阶梯”,从最不害怕的到最害怕的场景,依次排列。这是将自己的目标(如轻松自然地乘坐飞机)逐级分解的过程。

留下评论